365bet

365bet

365bet

备案号:宁ICP备17001517号-1

365bet手机版

365bet网站地图

365bet > 高维造物悦燃txt下载 > 037场 鬼画符
    三十六个大周天运行完毕,灵力却没有增加一丝,只是尽数转化成了《长春功》性质的气旋。

    但是,没有“灵气复苏”和“灵根”这两个前提,什么功都只是空中楼阁。

    修炼?

    就他一人修炼又有什么样,他现在能做到的事儿,就算是修炼成仙成神,也不见得都能做到,那还费这个劲儿干嘛?

    再试着把灵力导出体外,隐约触摸到一个屏障,这屏障来自他的身体,虽不甚坚硬,却韧性十足,就好像个橡皮筋似的,灵力明明已经钻出去了,却还在它的束缚之内,无法传播到外界。

    不过比之前无属性的驳杂灵力,已经好了不少,大小也是个突破,证明路子是对的。

    受此鼓励,吴新的精神一震,拿起笔又开始书写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第二本功法《金元决》面世。

    同样是一部能修炼至练气圆满的初级功法。

    相比《长春功》的全面和门槛低,《金元决》就“偏科”严重了,只聚焦在一种性质的灵力上,取金属的锋锐之意,以期突破这道无形的屏障,让灵力作用到外界。

    盘膝做好,运行《金元决》的功法线路图,灵力化作的气旋在运行的过程中,逐步改变性质,似乎还与内脏形成了某种互动和关联?

    这次转化而来的灵力明显要“冷硬”多了,经脉感觉到微微刺痛,丹田内的气旋转速极快,远比《长春功》要来的迅猛和直接。

    转换了一部分的灵力,吴新引动着,延伸至右手的食指尖,那无形的屏障一触即破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好像气囊被扎了个小洞,灵力终于接触到外界。

    一道锋利的微光从食指射出,切豆腐般的钻透了半米里的一切物质,无声无息在钢筋水泥的承重墙上留下了一个贯穿的洞口。

    成功了!

    原以为要很长时间才能做到的事儿,就这样轻松的完成了!

    呵呵……吴新很是欣喜,但也没有忘乎所以,继续运行《金元决》,直至体内的气旋完全转化。

    最后,他长吐一口气,这口气也带上了微弱的金属反光,就好像一团坚硬之物,一开始不溶于空气,形成了一道很明显的薄雾,直至扩散蓬松到极限,才消融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不行,太霸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我转换的太快,骤然间没个适应和温养的过程,别人肯定不行,也做不到,不具备参考意义。”

    再看那小小的洞口。

    如果用【意识能】干涉来实现,就好像打开了水龙头去冲,办到是能办到,但绝不可能完成的如此迅速、干脆和直接。

    就算是【物质能】,也要先粉碎再提取后形成干涉,四个步骤一个也不能少,哪像现在这样,意念所致、如臂使指?

    “宿主,我升维了,现在是3.00005。”

    吴新也有感觉,问:“我这灵力怎么样!?”

    黑猫看了眼摊开的羊皮卷,淡淡的说:“还不错……宿主,我现在可以完成作业1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已经是一种全新的“事物”。”

    “抛开叠加而来的【相对高维】,仅以人类的尺度……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评价怎么样!?”

    “……优秀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优秀!?”

    “目前而言,只到优秀的程度,当然,我也可以留待以后,等完成度更高,评价还会提升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算了,还是用这只狗吧,杀鸡焉用牛刀!?”

    黑猫点了点头,从他身边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狗子,过来!”

    “汪汪!”

    在床上,吴新揉了揉毛绒绒的狗头,心想该那它怎么办。

    它又不能吸收灵力,只能被动的被灵力滋养,功法就更不可能了,没有“灵根”,连人都不行,何况一只狗?

    要不直接用物质能算了。

    左右还有二十多天,不着急,再吸收吸收【物质能】,看看这狗子的造化,说不定还有惊喜呢?

    这么一番试验,积累了几天的意识能又消耗了大半。

    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又到了傍晚。

    该去梧桐镇那边看看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,吴新特意避开了难民营那边,就是知道,混乱一时半会不会结束。

    从【意识能】收割的情况来看,那边应该初步稳定下来了,那么一些措施,也该到那边施行了。

    正要出门,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是刘莉。

    吴新看着一旁的羊皮卷心中一动,拿了张羊皮卷,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我这些天都不在!?”

    吴新:“呃……进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敲了几次门都没反应……”刘莉进了后脚步一顿,鼻子嗅了嗅,又闻到了那股很清醒、提神的味道:“什么味道这么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吴新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刘莉又耸了耸鼻子,左右看了看,发现一处古怪:“唉,对了,我是怎么……那啥的?”

    “那个啥!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上厕所!”

    吴新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现代生活的种种便利,可不仅仅是电视、手机、网络这些,还有更麻烦的,比如吃喝拉撒。

    吴新的注意力全都倾注在别的事儿上了,那会注意到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,只能左顾言他的敷衍,问她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准备搬走了,去投奔一个朋友,我呢?有什么打算!?”

    “我?可能还要住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,我知道西城公园吧?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……算了,有事儿记得来找我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吴新拿出羊皮纸,有些紧张递给刘莉,故作的轻松的说:“这是我从迷宫里找到的,我看看,能看出来什么不!?”

    “呃,什么东西!?”

    刘莉狐疑的接过来,粗一看,这是什么“鬼画符”?再细看,眼睛就被粘住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静止的‘字画’,越看越朦胧,越看就越是“动”了起来,同时还有一种很强烈的……意境,对,就是意境,好像有什么人透过这幅‘字画’在像她传递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可惜,宛如隔靴搔痒,怎么也搔不到痒处,难受之极。

    一直到离开,刘莉都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,接下来的数天,她都处于轻微的恍惚中,脑海中老是闪过那些云里雾里的线条,那些极其复杂与朦胧的勾勒,那些始终抓不住的……

    “姐,我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,谁欺负我了,我倒是说话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