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

365bet

365bet

备案号:宁ICP备17001517号-1

365bet手机版

365bet网站地图

365bet > 千机妙探 > 第110场 佐罗
    “队长,队长……”一听说要把马彪抓起来,司芮自然不干,拦在前面说道,“我这是干什么?

    “这是我同学,人家是来报案的,抓他干嘛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马彪脸色泛白,胆虚地附和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严队长!”李小仙劝道,“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这是否是一起刑事案件呢,我为什么……这么激动?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雷一霆挠头猜测,“进精神病院探险违反治安条例了吗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们懂什么?”然而,严斌却是异常激动地向孔旺命令道,“孔旺,马上把他带出去,做详细笔录!不能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“啊?这……”孔旺看看周棠和李小仙,又看了看马彪,最后看了看严斌,显然已经蒙圈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马彪申辩道,“我到底犯什么错了啊这是?”

    “快啊!”严斌大喝了一声,吓的孔旺打了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命令实在有点儿不能理解,他还是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终于,周棠领悟了什么,这才冲孔旺摆手说道:“孔旺,没听见严队长的命令吗?赶紧的,把人带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棠哥?我?”司芮大为意外,本来还想继续申辩,却被周棠使了一个眼色制止。

    “没听队长说吗?只是做个笔录而已!”周棠比分了一下严队长的命令。

    于是,孔旺这才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,把马彪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人出去之后,众人全都将目光看向了严斌队长。

    然而,严队长却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他拿着其中一张照片,手却抖个不停!

    “严队长,”李小仙壮着胆问了一句,“这到底是怎么了?难道……我认识照片里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!?”严斌看着照片,激动地说道,“22年了,怎么会在今天出现呢?”

    22年?

    周棠眉头一紧,已然意识到,这件事可能非同小可了!

    “那是我刚入职后,经历的第一起大案!”严斌双眼凝视着照片,陷入到了往昔的回忆之中,“那个时候,我师父姚北新负责此案,结果却被你们耍得团团转,最后沦为了警队的笑柄,导致我师父一直到退休也抬不起头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22年前,姚前辈……”李小仙想到了什么,问道,“严队长,我说的,不会是Z匪的那件案子吧?”

    “哦?”严斌意外,“我也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李小仙回答,“我也是听人说的,早些年不是抽调我去未结悬案小组吗?从那里听说的……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?”李小仙突然意识到了情况不对,顿时瞪大了眼睛,“严队长,我怀疑……这件案子……和Z匪有关系!?”

    “我参与过这件案子,一辈子都不会忘的!”严斌眼睛充血,手也抖得更加厉害,“22年了……这案子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Z匪?

    周棠赶紧寻找记忆,却没有太多印象,貌似以前听到过,但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周棠如此,其他探员更是一样,大家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我们看……”这时候,严斌将一张照片拿起来,对众人说道,“被害人心口处,被绑匪刻了一个英文字母Z,所以,Z匪的名称由此而来!”

    “啊!?”李小仙惊呆了,“真……真的是Z匪吗?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Z,至今是个谜!”严斌激动地介绍道,“在案发的那个年代,外国有部电视剧叫佐罗,佐罗在完成任务之后也会留下这么一个Z字!

    “只不过,佐罗是留在东西上,而这帮绑匪,却把字刻在人的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佐罗……

    这个周棠还是懂的,佐罗就是外国的一个蒙面侠客。

    “严队长,”这时,司芮着急了,问道,“我能不能一下子把话说清楚,我同学真的是捡到的,如果他跟绑匪有关系,也不可能拿到这里来报警啊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,”严斌喃喃说道,“22年前犯案,劫匪们现在至少4o岁往上,不可能是我的同学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只是先把他支出去而已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全都给我记住,无论查到了什么,这件事,都需要高度的保密!!!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司芮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22年前,安州xc区发生了一起绑架案!”严队长终于娓娓道来,“被绑架的,是一名来安州做生意的台商的女儿!

    “这起绑架案看似普通,但绑匪却向台商提了几个奇怪的要求,第一,报警;第二,准备1o万元现金;第三,让电视台全程报道!”

    “喔……”听到这里,探员们忍不住发出了奇怪的惊呼。

    绑匪要求被绑家属报警的要求,还是头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台商就是过来和电视台进行投资合作的,1o万元对他来说,只是九牛一毛,”严队长继续介绍,“为了女儿的安全,虽然持有疑惑,但台商还是选择了报警,同时通知了电视台!

    “消息一经传出,顿时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“当然,警方也是非常奇怪,于是展开了追踪调查,”严队长说道,“当时的技术虽然落后,但警方仍然信心满满,自认为可以应付这起绑架案!

    “可实际上,你们却太轻敌了……

    “按照常规要求,警方让台商和对方讲条件,一定要见到女儿安全才能付钱!”严队长讲道,“于是,绑匪在第二天送来了一张照片!

    “那张照片……”他示意了一下手里的照片,“和这一张几乎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台商女儿的心口处,被刻了一个Z 字!

    “绑匪威胁,如果还不能付钱,那么第二天你们会从女孩身上刻麻将牌,第三天,则会刻到脸上!!

    “看到心爱的女儿受苦,台商吓坏了,当即答应了绑匪的要求,同意付钱!

    “而绑匪们,也很痛快地说出了交易地点,”严队长回忆道,“你们要求在东城区雨花山靠海的山崖上交易!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都知道那里,那根本就是一个无处可逃的死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……”司芮反驳道,“那里是山崖,山崖下面是大海,如果绑匪要求台商把钱扔到海里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没有那么傻,”严斌说道,“早就从海面上做了布控,可谓是天罗地网,不可能逃脱!

    “可最后……我们还是没有看到绑匪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司芮问道,“绑匪又要求改换地点了?”

    “不!”严斌一脸苦涩地说道,“绑匪要求台商,把装钱的箱子打开,把里面的钱洒向大海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