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

365bet

365bet

备案号:宁ICP备17001517号-1

365bet手机版

365bet网站地图

365bet > 皇兄万岁 > 65.劫,境界,道韵,前所未有(5304字-求订阅)
    穷奇早就觉得如果吞了这些神主,可能会让自己更强,如今他感受着那体内的消化,一时间竟是产生了极度舒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但他需要时间消化。

    于是,他竟然没有追赶夏极和白烛。

    哪怕夏极专门放慢了脚步等他,他都没来,而是缓缓地消失在了城池深处,紧接着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白烛侧头看着夏极,夏极也看着祂,两个人神色都不太好,显然意识到“穷奇竟然可以消化道韵”这个可能,否则实在无法解释为何这样的一个存在不追来。

    而这两人也偏偏都是知道道韵的。

    夏极并没有直接离开,他左手夹着白烛,在此时依然人来人往的街头掠动,而街上的凡俗之人显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都是瑟瑟发抖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夏极速度极快,即便他走过街头,这些人也不会看到他的影子,他要反过来追踪穷奇。

    但穷奇消失了。

    夏极探查了一会儿,怎么都发现不了,这才停缓了下来,落在一个官道旁边的亭子里。

    他一看白烛还被自己的胳膊夹着,便是把祂放了下来,而白烛也根本不在意,似乎祂被人这么夹惯了。

    祂从夏极胳膊里跳到地上,看着此时沉默的夏极,平静道:“我不必太过担心,怨主还有黑潮本来就是劫数,他的存在会刺激修士们的成长,当然也会带来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但是,强者的成长从来都不是和风细雨,不是么?既然选择了超凡,那么也会承担超过普通人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白烛结合着有关这位的信息,还有亲眼所见,开始劝慰他。

    夏极想了想,有些担心道:“这一劫之后,它们会消失吧?”

    白烛扫过四周:“回去再说,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,这一次的事态比我想的要严重,关键还在于穿越者。”

    夏极沉吟了下,忽道:“在回去之前,有一件事更需要我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亭子里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开安城外的黄叶是暗红色的鸡爪枫,小小的如鸡爪般的叶子混杂着其他枯叶,在风里堆叠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空气忽然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白烛很快领会了夏极的意思,她点点头:“确实需要去做,把我的那位小徒弟叫来,她侦查,我们杀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想法都很直接。

    既然穷奇可以通过吸收“穿越者”而变强,而你们暂时无法杀死穷奇,那么就需要把穿越者全部杀死。

    可怜穿越者在这片土地上横行了数百年,如今竟是一朝成了狩猎对象。

    穷奇要吃你们。

    夏极和白烛要杀你们。

    可惜你们,从未意识到这种危机,从未睁眼去看现实,而只是沉沦在“我为什么不能一拳灭了敌人”,“我为什么不是无敌”这个问题上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三个月后。

    女皇回到了众神庭的总部。

    这里曾是狼蛇与死亡教会的主神殿。

    此时,众神庭的神主神子们已几乎被清扫一空了,那么这神殿自也是物归原主了,名字自然也该恢复了。

    神殿后庭。

    压制的庭院里。

    天上正飘着小雪。

    夏极和妙妙坐在屋檐下,妙妙伸手在炭炉前暖手,也在适应着“夫妻生活”,培养着“夫妻感情”。

    她不时地伸出爪儿手,在火红的暖光里来回搓着。

    这一世,她和夏极相遇的太过匆匆了,老实说,她整个人都是懵逼的,根本没准备好。

    她搓了一会儿手,就并着长腿,裹着有些脏兮兮的白猫斗篷,往后躺倒,在冬日小雪的炭炉前打哈欠,她身上没多少魅惑的味儿,如是可爱的精灵,而不是腻人的妖精。

    她处了这么久,发现这自称是她老公的男人还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一点儿都没有她所想的那种老古董的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平时看起来,这男的会坐在高处为别人讲道,但居然还能和她聊一些家长里短、乱七八糟的事儿。

    妙妙觉得很安心,心想着就算跑出去找,也找不到这样的了,那嫁给他也没什么不好,难怪一千多年的自己会是他老婆,这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样一个人居然还和自己拼了个“情侣装”,穿着黑猫斗篷,真是不害臊。

    她脸颊被炉火烘的热呼呼的,然后忽然觉得眼皮有点儿灌铅,显得沉重,脑袋晃晃点点了几下,就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听到庭院的门扉打开了,一个女人撑伞走了进来,然后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妙妙眯了眯眼,她既然心底开始把这男人当老公了,那么别的漂亮女人靠近了她心底自然有点儿介意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到她老公挪了挪位置,直接坐到了她这边,随手一抱,自然而然地就把她抱着放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妙妙:???

    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当我真的睡着了吗?

    她感受着那温暖的怀抱,还有肌肤隔着衣衫轻轻贴着感觉,似乎还不错,于是她就继续闭着眼,只是心跳有些快了。

    来人是白烛。

    白烛看着夏极和妙妙,却没有半点儿意外,似乎在祂眼里,这两人本就该如此。

    夏极问:“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白烛道:“来点烈酒。”

    夏极:...

    白烛笑道:“开个玩笑,下午自然需要一些咖啡配甜点,这还是我从穿越者那边学到的,实话说,那个的宇宙的东西有点意思,比如...这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,祂从储物空间拎出了一双高跟鞋。

    妙妙看到高跟鞋,本是眯着的眼睛就睁开了,感觉挺不错的,穿上去会显得腿很长,而且那闪光的饰品吸的人眼睛都挪不开。

    于是,妙妙就不装睡了,自然而然地睁眼问了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烛道:“恨天高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祂一边从储物空间掏出一年四季各种款式的高跟鞋,冬天的则是高跟靴子里,紧接着她又掏出了配套的丝袜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穿越者的到来固然是灾祸,但另一程度上也带来了一个全新文明的冰山一角,无论高跟鞋还是丝袜,都是这个世界所没有的,但此时都有了,而这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,其他的诸如下午茶,咖啡,蛋糕之类也只是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聊到这些,妙妙忽然就一点都不瞌睡了,她爬了过去和白烛探讨了起来,一会儿还试试鞋子,站在屋檐下的木板上绕着身子旋转两圈儿。

    这古式奢华神殿风格的木板上,发出高跟鞋的“哒哒”声,充满了一种古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然而,却竟没有半点儿不协调,因为这是两个宇宙的彼此厮杀带来的一些改变,是另一个文明的物品通过战争而被传送到了此处,这与“两国交锋、其中一国缴纳了对方一些战利品、然后惊觉这些战利品的有趣”似乎也存在了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白烛对这异界文化挺感兴趣,没多久就换上了厚丝袜...

    妙妙也兴奋地开始换丝袜,一边穿还一边嘟囔着“穿起来挺舒服的,摸起来滑滑的”。

    夏极取了一壶酒,凑着漫天的雪花喝了起来,他面前的两女似乎寻找到了生命的真谛,而在说个不停,紧接着,更厉害的事发生了,白烛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,背面是黑色磨砂,正面是玻璃屏幕。

    妙妙好奇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烛道:“我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祂点了点这巴掌大小的东西,然后那东西的屏幕就亮了起来,白烛随口道:“这东西里面的能源已经经过改造了,可以一直持续用下去,而不会担心失去能源。

    这东西,据说叫什么平板电脑。”

    在祂那边,老祖早就把穿越者研究了一个透彻...

    而正喝着酒的夏极,忽地就一口酒雾就喷了出去,随着风在柔滑的雪面上留下了坑坑洼洼。

    但是,两女都上了头,正兴致勃勃,完全没人去关心他。

    然后,白烛就在妙妙充满好奇的目光里,点开了平板电脑,熟练的划拉出一个图标,点进去后,只见一个手持双刀的白鸟图像就跳了出来,白烛说:“我了解过,这个东西叫鸟厂,在穿越者那边的世界似乎是个大势力。”

    妙妙问:“这个是干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白烛道:“穿越者说这个叫游戏,据说可以在那个世界,人们可以将神魂沉浸到这个世界里,从而获得历练,只不过到了我们这边,我们就只能在外玩玩,不过也挺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妙妙凑过去,脸颊被屏幕的光照耀的熠熠生辉,她忍不住感慨道:“那个世界的人类神魂一定很强。”

    白烛道:“那是,否则怎么穿越?”

    夏极才稍稍稳住,又忍不住喷出一口酒。

    他咳嗽了一下,提醒道:“白烛,我不是要来找我谈事情的么?”

    白烛恍然,刚刚祂有些太过投入了,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能被祂平视的人不多了,所以能分享的人也不多,至于其他老祖,除了太上,其他根本就不是祂的分享对象,现在祂发现又多了妙妙。

    妙妙身份很特殊,所以白烛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与她活在一个“名媛圈子”里的人。

    至于打生打死,并不是太需要祂考虑,毕竟祂家的那位研究狂人会把这个问题考虑的非常透彻,祂只要做一个“恰到好处的混子”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听到夏极问话,白烛准备把平板电脑收起来,结果被妙妙一把抢了过去,妙妙趴在火炉边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烛也不抢回来,看向夏极道:“这三个月,神子神主已经剿灭干净了,但剩余的四位至高神依然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夏极道:“说说黑潮的事情吧,在这个杀劫过去后,它们会消失吗?”

    白烛摇头道:“不会,事实上之后的每一劫都会和这些黑潮有关,黑潮从始至终都是我们的敌人。

    无论它过去是被宇宙天道控制着,还是如今与入侵天道结盟了,黑潮都与我们还有修士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它们是怨念的结合体,也许可怜,也许还是我们未来的归宿,但它们要做的事就是发泄心底的仇恨。

    它们或许有目的,但更多的则是遵循它们本身的意志。

    而这个意志,就是怨恨。”

    夏极道:“穷奇,你们会变强么?”

    白烛道:“这需要从黑潮本身说来,黑潮似乎在更高的维度里是一体的,而它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是只会杀戮,极少部分存在一点理智的,则是根据强弱分为怨主,古主,荒主,浩劫之主,然后则是...传说里的虚主。”

    夏极:...

    白烛道:“想必我已经听出来了,每一个两万四千年的最后一劫,都会有浩劫之主苏醒,而每一个二十八万八千年都会有虚主苏醒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东西,越是强大,清醒的时间就越短,它们时睡时醒,处于极度的混乱之中,反倒是怨主这种力量弱些的会在更多的时候处于清醒状态。”

    夏极道:“之后的杀劫,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白烛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夏极也在等待,这个问题之前苏甜,小苏都和自己说过一点,但小苏知道的不多,苏甜则是没好好说,如今这白烛,他倒是有些报以期待了。

    白烛想了想,还是道:“人仙劫,雷劫,地仙劫,风劫,天仙劫,印劫,灵宝洪流,同血合道。”

    夏极奇道:“人仙,地仙,天仙?”

    白烛沉吟了下,想了想自家九人里那位叫嚣着“要让他变到最强,然后我自会灭了他”的那位...于是决定把后面的境界也告诉夏极。

    祂稍稍顿了顿,便是道:“境界从低到高,分别是后天四境,先天四境,极意境,法相境,法身境,神通境,业力境,受箓境,人仙,地仙,天仙,执印,同血合道,再往后应该便是真正的合道了。

    所以,其实只有二十个境界,毕竟无论雷劫,还是风劫,都是过度往地仙和天仙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夏极奇道:“我们现在实力该是不弱吧,便是连人仙也不是么?”

    白烛道:“条件未到,便不是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古主未至...而等到古主来了,它既会毁灭我们,也会成就我们,到时候天地便是又有大变了,此事倒是不可言了。

    而正是因为这些沉睡的存在,所以我的因果附相才不可频繁使用,否则恰好被浩劫之主之类的注意到了,我会遭到极大反噬,说不定会瞬间身死。

    因果附相本身施展就很难,而且每一次施展都是冒险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这一次浩劫发生了极大变化,最末说不定是个无人生还的结局了。”

    白烛忽然有些悲观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祂悲观,所以才有些知无不言的意思,反正夏极这么一个存在已经发展起来了,既然如今有了共同的敌人,而且有了即便共同迎战也无法对付的敌人,那么祂便是也不吝啬一些秘密了,毕竟如今的局面不是最后留个哪九个人的问题,而是能不能活一个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白烛的脑子很清爽。

    祂既发现了这“入侵宇宙与黑潮联盟的事实”,那么自然也会随之调整对于主要矛盾的认识。

    这个矛盾已经从“争夺九人名额”,变成了“如何对抗入侵宇宙与黑潮”。

    祂甚至把那位研究狂的一些有关道韵的研究成果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穿越者金手指的核心是道韵...

    道韵,很可能就是天道所特有的东西,天道能以道蕴去承载一些法则和功能,所以形成了金手指。”

    夏极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很好理解。

    天道本就掌控了宇宙里的一切法则,而若是它取出一些“道韵”,去承载部分法则,那完全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而原来这就是金手指的真相。

    这些老祖玩的可真狠,连这个都挖掘出来了。

    也对,自己都知道的东西,那些老祖没理由不知道。

    白烛继续道:“入侵的天道为了探查清楚这边的情况,就会把诸多异界宇宙的穿越者投入到这个宇宙来,并且提前赐予它们道蕴做成的金手指,以便这些穿越者能够更好地探查,因此也方便了祂的入侵。

    既然,道韵是宇宙天道所特有的东西,那么人的承载其实是注定有限的,因为人这种存在与天道自然是无法比较的。

    而作为人,极限便是承受两条道韵,而这两条道韵随着人境界提升、力量变强,则可以壮大,但不可更改。”

    两条?

    夏极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他已经有三条了...

    白烛说着的时候,忽然优雅地笑了起来:“我恰好会添加道韵的躯体改造手术,需要我帮忙么?

    比如...我那妹妹,比如妙妙姑娘,她们难道不需要道韵吗?

    今后,黑潮会越发凶戾,而这些所谓的神主神子其实也不过是入侵宇宙的探路棋子,今后可以预料到会投放更强的存在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手术...

    放心,这个过程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而若是我担心我做手脚,

    我还没有厉害到能对天道的道韵动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何况,我也不屑于行这种手段,以至于污了我自己的心。”

    夏极对于白烛这主动的提出还是有些诧异,但无疑这对他有着很强的吸引力,他想了想,问:“我要什么?”

    白烛托腮看着他,优雅地笑了笑:“我什么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夏极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白烛忽然看向夏极腰间,那里悬挂着一枚玉佩,她道:“这玉佩不错,我很喜欢,送我定情好么?”

    夏极古怪地看着祂,再扫了一眼妙妙,妙妙正在专心地玩平板电脑...

    夏极道:“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白烛收敛笑容,正色看着他,缓缓道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夏极道:“定情?”

    白烛笑道:“是喜欢。”

    夏极思索了下,摘下玉佩,丢了过去道:“这是这一世我娘给我留下的念想,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白烛收起微笑,小心地接过,然后放入了储物空间。

    对祂来说,这玉佩几乎和地上的尘埃没多少区别。

    然而,最廉价者,最无价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PS1 :今天没了。

    PS2:友情推荐一场书《金刚不坏大寨主》:猛男闯荡综武,当大BO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