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

365bet

365bet

备案号:宁ICP备17001517号-1

365bet手机版

365bet网站地图

365bet > 隋末之大夏龙雀 >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场 最后的谏言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裴世矩上书因为年老体衰,乞骸骨,被李煜挽留了三次之后,才勉强同意,让其以太子太保的荣誉返乡,令沿途官员加以接待。并且致仕之后,待遇保持不变。

    等到裴世矩离开的时候,在京师的文武大臣相送与城门之下,让人惊讶的是,宫中并没有任何表示,也没有一个人前来相送,这个时候,众人才知道,裴世矩所谓的乞骸骨,恐怕并非真的荣归故里,而是因为得罪了天子,念其年迈,这才让他安全落地,否则的话,等待裴世矩的未必是好事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而行,陪伴裴世矩的不过是他的次子而已,长子被留在京师,即将跟随裴仁基前往蓝田大营任职。从裴仁基被贬,到裴世矩离开官场,众人才意料到,闻喜裴氏已经离开了大夏的舞台,关中世家再次受到重创,在裴世矩之后,再也很难找到有人可以替代裴世矩,成为五大巨头之一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皇帝陛下终于出手了。”独孤峰回到自己的府邸,有些担心的对老夫人说道:“孩儿倒是认为裴阁老恐怕不是因为年迈而离开朝堂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因为结党营私。”老夫人淡淡的说道:“可惜了,皇帝陛下并没有站在他这边,而是站在范瑾这边,范大人还是占据了上风。”

    “关中世家这次恐怕要损失惨重了,关键是无人能够取代裴阁老,进入崇文殿,关中世家也就少了一个中间力量了。”独孤峰心中十分失落,关中世家这次跟随裴世矩之后,是得了不少的好处,大量的人员已经进入朝堂之中,虽然地位比较低,但总比以前的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!崇文殿五个人,这次想要挑选就看众人的手段了,各部的尚书们都是有机会的,就看陛下最终会选择谁,老身担心的是,接下来又是一次龙争虎斗,无论是关东世家也好,或者是关中、江左,朝堂之上,纷争不断。还是小心为好。”老夫人见惯了朝中的腥风血雨,对这次人事变动,反而没有以往那样看重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是这么想的,恐怕朝中的那些大臣们不是这么想的。”独孤峰看着周围一眼,说道:“孩儿已经很知足了,做个小官,然后守住独孤氏,在陛下这一代是不要想了,等着下一代吧!既然陛下已经决定用科举来取代世家大族,那我们独孤氏以后就靠着读书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老夫人听了之后,连连点头,说道:“我能这么想,日后我独孤氏必定会有出头的时候,走捷径,有的时候,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十里长亭处,李煜站在长亭之中,望着南方,而这个时候一辆马车缓缓而来,高湛大声说道:“陛下,是阁老的马车,阁老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煜脸上露出一丝喜色,虽然裴世矩在前朝官声并不怎么样,但在大夏,是一心一意辅佐自己的,甚至为了找出内部的叛徒,不惜自污,冲着这一点,李煜就应该自己亲自前来相送。

    裴符也看见了凉亭之中的李煜,脸上露出喜色,赶紧让马车停了下来,自己大声说道:“父亲,陛下正在前方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裴世矩听了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来,只是笑呵呵的说道:“陛下仁慈,老夫知道陛下肯定会前来相送的。”说着在裴符的搀扶下,下了马车,缓缓朝李煜走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裴世矩朝李煜拱了拱手,却被李煜及时的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阁老,燕京虽然比较寒冷,但日后也是朝廷的中心,阁老为何要离开燕京呢!”李煜将其搀扶到凉亭之中,忍不住说道:“如今这天寒地冻的,阁老回去,恐怕有些不妥啊!”

    “老臣这个时候要是不走,恐怕过段时间,朝中有些人就不会让老臣走了。”裴世矩哈哈大笑,找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,望着李煜说道:“陛下这个时候来找臣,恐怕不仅仅是为了送臣的吧!”

    李煜点点头,并没有隐瞒下去,而是说道:“阁老说的不错,崇文殿一向是五位大臣,保持着单数,这样遇事不决的时候,还能分的出来。现在阁老离开了,不知道,这下一位是何人?阁老可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裴世炬想了想,才说道:“陛下当年兴兵东征西讨的时候,首先需要的是岑先生,岑先生是一个有才能的人,那个时候陛下唯才是举,无论男女,只要有才能,都可以成为大学士,如此才因此在乱世之中崛起;然后陛下开始启用江左才俊,因为陛下需要一个江左这样的一个后方,再次就是关东和关中,陛下用人,就是针对当时的局势而定,如同流水一样,顺势而为。但现在陛下已经一统天下了,就应该着眼天下,而不是什么江左、关东或者关中了。”

    李煜听了忍不住点点头,裴世矩说的话有道理,以前利用这个利用那个,现在已经不是利用别人的时候了,无论是关中或者关东,甚至江左,不都是自己的臣子吗?

    “阁老之言,朕记下了。”李煜叹了口气,他知道裴世矩这是在教自己如何治理朝政,不得不说,这个老狐狸有一手,同样是劝谏,老狐狸的手段要比别人高超许多。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果敢,老臣能辅佐陛下近十年之久,已经是老臣的荣幸了,可惜的是,老臣老了,不能在辅佐陛下了,此去一别,恐怕再无相见之日,陛下可要保重啊!”裴世矩声音之中多了一些感慨,当年的他辅佐李煜的时候,也是不情不愿的,现在想起来,那才是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阁老也要保重身体为好。”李煜心中叹了口气,此去一别,两人恐怕再也没有相见的时候,裴世矩已经来了,就算是回到自己的家乡,也不知道还能活多长时间。就算是有孙思邈的治疗,也是改变不了人的生老病死。

    “陛下保重。”裴世矩并没有继续说下去,而是让自己的儿子搀扶着自己。出了凉亭,上了马车,随着侍卫缓缓朝闻喜而去。

    “阁老。”李煜望着马车缓缓西去,深深的叹了口气,直到再也看不见马车的时候,才领着高湛等人回到宫中。

    而裴世矩也从此之后,再也没有回到燕京,也再也没有见到李煜一面,三个月后,裴世矩死于睡梦之中,李煜休朝三日,祭奠裴世矩,追封其为一等公,召其子裴宣机继承三等公爵位。

    江都城内,魏征看着眼前的书信,面色阴晴不定,脸上露出一丝复杂之色,这些书信来历很诡异,自己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前,偏偏上面记载的东西让人心惊胆战,关中世家的把柄似乎都在自己手上了,虽然只是一些不重要的人物,但魏征却察觉到,这几张纸的背后,还有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是谁送过来的?到底是什么目的?难道是让自己出手的吗?这一切都让魏征小心翼翼的,不敢随意出手。

    “玄成,裴世矩告老还乡了。”一阵冷风吹了进来,郑烈闯了进来,在他身后是崔民焘,两人脸上露出喜色,好像是得到了天大的好处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看看这个。”魏征指着面前的书信,说道:“这里面的内容触目惊心,或是欺压百姓,或者是勾结异族,走私粮食兵器的,还有一些人是放印子钱的。嘿嘿,这些关中的世家大族们,可都是不简单的很啊!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咳咳!”郑烈看了一眼,脸上露出古怪之色,这种东西实际上不是一个关中世家拥有的,其他世家大族都会有一些。这些都是小儿科。

    “玄成,这次裴寂死了,裴世矩已经告老还乡了,裴蕴一个人独木难支了,这可是我们的机会啊!”崔民焘赶紧转移话题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上谁?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大学士的位置了,陛下是不可能从我们这边选人了。”魏征将书信放在一边,淡淡的说道:“这个人肯定是关中世家的人,我们的人是不要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上次就是动作慢了,这才让陛下先下手为强,这个高士廉根本就不是站在我们这边的。”崔民焘忍不住说道。语气之中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“想要选关中世家,那也的看看关中世家中可有人选?就这些人?”郑烈指着面前的书信说道:“玄成,这可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啊!这些人虽然职务不高,但官场之上,总是沾亲带故的,连着萝卜带着泥,弄不好我们能带出许多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机会,但我们不感觉到这个机会来的太诡异了吗?前脚裴阁老乞骸骨,后脚就有人送来这么多的证据,实在是太凑巧了。”魏征迟疑道。

    郑烈和崔民焘两人听了默然不语,这个时机来的实在是太凑巧,让人一看就有问题,只是这么好的机会,就这样放弃了实在是可惜。

    “玄成,不要管这件事情的背后是什么,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。我的身份是什么?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郑烈忽然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魏征听了面色一变,顿时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