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

365bet

365bet

备案号:宁ICP备17001517号-1

365bet手机版

365bet网站地图

365bet > 万古第一杀神 > 第二千五百十八场黑暗中绽放的风华!(五)
    六字如惊雷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    苏玄…这是放弃了永暗道符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就算苏玄脑子被驴踢傻了,也不该让出道符啊!你们都是不可置信的看向苏玄,甚至都觉得苏玄在逗你们玩。

    秦轻雨脸色一白,急急抓住苏玄手臂大叫:“白衣我胡说什么,这怎么不是我的道,这就是我的道啊!”

    苏玄不言,只是看着第三圣阁主,神色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在认可永暗道符中意志的那一刻,苏玄就明白此道再强,也不适合他!苏玄无法做到那些圣者们那样舍生取义,毫无私心,抛头颅洒热血的去为众生而战!他的永暗之道,无疑更是黑暗!甚至苏玄都天真的觉得,他自己领悟的永暗之道将更强,超越一切!可若是选择继承永暗道符,他未来的路就会被限制在那位先辈走过的路上!没有惊喜,没有创造。

    纵然还能不断追求,但那也只是那位先辈的道!这是一条康庄大路,但也限制了此道!苏玄如此做,必然会让人认为狂妄,不知所谓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的道!六字说出了苏玄最坚定的想法!至于送回永暗道符……主要是这道符存在的时间并不会太长,若苏玄不要,大圣宗必然要收回。

    哪怕能够掌控永暗道符,再给他一段时间更能把道符传给其他人,但苏玄圣子的身份却不够格,大圣宗的强者绝不会允许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放弃这份道,只能选择让出这一方式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接下来他要在光暗之地寻找永暗圣卷,也不可能把道符带在身边,这会影响他悟道。

    苏玄此刻只能祈祷在这期间无人能得到道符,那么未来他还有机会拿回来。

    “放弃了?”

    李沧水一滞,神色惊疑。

    这事她还真没想到,但稍稍一深思,李沧水又是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这是苏玄察觉到道符中的道不适合他,所以放弃了?

    这得多大的决心和毅力才能舍弃唾手可得的辉煌未来!李沧水觉得自己眼光真的绝了,苏玄的意志和信念堪称恐怖。

    可越是如此,李沧水越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得不到的最好毁掉……这几字不断出现在她脑海,让她眼眸下意识眯起,闪过道道深邃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是傻子么?”

    苏观天,秦千御等人都是怔怔看着苏玄,先入为主的你们倒是没想到李沧水所想。

    反观几位阁主,以及穆紫溪等少数人则是也想到了。

    震惊,佩服,不解,轻视……如第八圣阁主,就觉得苏玄太自信。

    先辈的道何等浩瀚,无数人穷尽一生都无法参悟透,但苏玄还没彻底得到,就狂妄的觉得这道不适合他,这不是目中无人是什么?

    不过像穆紫溪就觉得苏玄很厉害,竟然能舍弃如此大的诱惑。

    换了她,是真的做不到。

    第三圣阁主看着苏玄,轻叹:“我佩服我的信念,但我是否再想想?

    轻易就决定未来,这太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苏玄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第三圣阁主摇头,想了想道:“这样,道符依旧放在这里,一个月后我若是还如此想,争夺继续。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“白衣,我怎么这么傻。

    快跟阁主说我反悔了,这样的大造化,怎么可能舍弃……”秦轻雨急的真掉眼泪了,罕见的不是为了心中的虚荣,而是真心希望苏玄好一些……苏玄低头看了她一眼,轻声道:“我且等我,我将去寻找自己的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“我的道不该如此……”苏玄说了句,然后不顾秦轻雨劝说,走下了光明山。

    众人默然看着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苏玄的背影忽然让你们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道符都索然无味……这是苏玄不要的。

    天绝圣子浑身止不住的颤抖,眼中涌现浓浓的不甘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即使一个月后苏玄不回来,他也不能去夺道符了。

    因为…若他如此做,那就是一生都洗刷不掉的耻辱!第三圣阁主看着苏玄远去的背影,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他的确佩服苏玄,苏玄的决定让他这个活了几千年的老头子都是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换了他,他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这说明苏玄的求道之念,远远超过他!可是……这的确不是好的选择!“我见识过先辈的大道,还能寻到自己的道么?

    如今能让我满意的,至少是同一级别。

    可是,我能做到么?”

    “若做不到,永暗一途我也就走到尽头了……”如此想着,第三圣阁主悄无声息的离去。

    时间缓慢的流逝。

    一天,两天,一个月……自从苏玄离开后,光明山上的人再没见过苏玄的身影。

    时间…证明了苏玄的确放弃了道符!有人庆幸,有人鄙视,当年更多的人却莫名憋屈。

    留在此地的众人,似乎先天弱了苏玄一筹。

    哪怕最后得到永暗道符,以后也会遭人诟病。

    我看,这是猎白衣放弃的……这话估计会很流行……穆紫溪离开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她希望本就不大,即使真的有,内心的骄傲也不会允许她再留下。

    不少人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你们或许不够强大,但内心同样骄傲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永暗道符虽然是苏玄留下的,但依旧很香。

    秦轻雨也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道符,固执的认为这是苏玄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徒儿白衣的,他不要,我这个做师傅的也要帮他拿回来……”她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苏玄已经在光暗之地徒步行走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他不曾抬头,所见皆是黑暗。

    苏玄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,不见圣卷不抬头。

    永暗,永暗!苏玄自然要在黑暗中寻到答案。

    无休止的黑暗,漫漫寻找。

    苏玄好几次有抬头的冲动。

    生命…本就向往光明,害怕黑暗。

    在知道存在光明的前提下,本就很难不去观望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个月里苏玄彻底融入了黑暗,感受到的孤独与死寂无数倍的加强。

    “我的永暗注定前无古人,是真正的黑暗中能感受到光明存在,却不需要看到,更多是一种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超脱,自由,反抗命运,踏上巅峰,一生自在……这些希望!”

    “大圣宗的永暗则是黑暗中藏着光明,带领迷失的众生走向光明……”“这不是我的道!”

    “既然从未有过,那就只能我自己去黑暗中寻找答案了……”苏玄低语着,不断融入黑暗。

    此次…他希望能在黑暗中绽放出独属于自己的绝代风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