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

365bet

365bet

备案号:宁ICP备17001517号-1

365bet手机版

365bet网站地图

365bet > 宋胆 > 第111场 为什么要说又
    赵维起了个大早,由黛西娅为其换过伤药,便早饭也不吃的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黛西娅不肯,身上有伤更不能短顿。

    可是赵维非要走,“再晚就赶不上早朝了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依他。

    结果,刚出府门还没爬上担架,就见府门边上停着一辆华美马车。

    见赵维出来,有仆从不卑不亢地送上拜贴。

    赵维端着左边的膀子,瞅了半天,“安西王阿难答?找我干啥?”

    仆从则道:“王爷就在车上,请宁国侯借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赵维自无所谓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车前,隔着帘子一个长揖,“小侯见过安西王殿下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结果,从帘子后面伸出一只男人的手,手里捏着一张文契。

    仆从弯腰接过,转递给赵维。

    赵维一看,是一张地契,京郊200亩好田,外加40户农奴的身契。

    赵维心说,好大的手笔啊!

    向车帘子里扬了扬,“殿下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帘后方传来一个男声,“田户归我,把黛西娅还给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维神情怪异,翻手就把田契收到怀里,来了句,“殿下真要?”

    “那是本王选定的婢女,自不能落于他人。”

    赵维:“可她已经是咱的人了啊!这事儿我得怪阿丹,是那个没把儿的促成的此事。”

    两手一摊,“本侯不知那是殿下的人,又是绝色美人,简直就是日日笙歌。出使都不舍得扔下,殿下真要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有点损,表面上是把锅甩给了阿丹,其实是调侃阿难答口味真重,爷睡过的我也要。

    这就让阿难答没法接话了,因为如果还坚持要接走黛西娅,那就不是情深,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    一个婢女,安西王亲自来接人也就算了,连被赵维破过身的他还坚持要,说明这个婢女肯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马车之中沉默良久,“阿蛮...回府!”

    说完,马车隆隆而动,连跟赵维话别都省了。

    直到想出去十几丈,车窗帘才猛然掀开,映出一张比赵维还要年轻的面庞,恶狠狠地瞪了赵维一眼。

    好吧,这一眼,不是因为没能带走黛西娅,而是没能带走黛西娅,还特么把田契搭进去了。

    阿难答阴晴不定地看着赵维,这家货是真特么的烂!

    可阿难答万万没想到,赵维见他掀帘怒瞪,居然笑呵呵的朝他扬了扬手,“王爷的心意,本侯心领了哦!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阿难答一肃,又深深地看了一眼赵维,然后缓缓放下车帘,再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王胜见车驾远去,皱眉来到赵维身边,“他就这么来要人?”

    赵维一笑,“他就不是来要人的,他是来撇清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昨日刺杀的贼人操的是川音,我又抢了他的侍妾,这事人尽皆知。如今不光咱们,别人也会认为安西王有莫大嫌疑。

    “所以他得来..来自证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自证清白?”王胜无语,“给我看啊?他一个安西王,大早上不睡觉,用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给我看,”赵维白了他一眼,“这是给忽必烈看的。”

    王胜更不懂了,“元帝?元帝会为了我这么一个宁国侯,怪罪安西王?”

    赵维似有深意的一笑,“那还真说不准。他的日子,可不比咱们好过哟!”

    说完,回到府门前,往担架上一趴,“走,出城进宫!”

    阿难答来这一趟,对赵维来说只有好处。

    好吧,当然不是黑了他二百亩地。而是明确地告诉赵维,刺杀之事和安西王府没关系,他可以排除这个嫌疑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,却是得找忽必烈去问问。

    只是赵维没想到,根本不用去问忽必烈,正主儿撞怀里了。

    宁国侯府在城南,想去到城北的大宁宫得从西城门出去,绕到北边。

    而西城区正街上,最大的一座宅子便是权臣阿合马的府邸。

    赵维在阿合马府前碰到了熟人——赵孟禧。

    这货没坐车,而是骑了匹大白马。依旧插花挂粉,海青袍的袖子背在身后,俨然要成时尚达人了。

    远远见赵维趴在担架上,别提多舒爽了。

    “哟!这不是叛贼赵与珞家的那个四傻子吗?”

    “哟!!”赵维一点不示弱,“这不是我们老赵家的那个兔爷儿吗?大半年不见,又娇嫩了不少啊!”

    赵孟禧在嘴上没讨到便宜,恶狠狠地瞪了赵维一眼,又看了眼阿合马府门,“爷今日有事,不与我一般见识!我等着!!”

    说完,翻身下马,就要进阿合马府。

    赵维一看,登时乐了,“我有事儿?那特么更得给我搅黄了啊!”

    “王胜,给我打!”

    王胜一翻白眼,特么宁王这是入戏太深,还是和赵孟禧真有仇啊?就没一次消停的。

    可是没办法,赵维已经下令,自是栖身而上,先干倒再说。

    但是,没想到,赵孟禧这回却是不惧。

    “嘿,小兔崽子,给我脸了哈!”

    大手一挥,身后立时蹿出两个手下,“给我往死里打!”

    王胜本不当回事,可是一交手才发现,这特么是两高手。

    两方相有往来,竟没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而赵孟禧那边,一见赵维手下的大高手被缠住了,登时大喜,撸起袖子就奔赵维去了。

    只要王胜不在,那赵维身边的那些个小鱼小虾自是全不在赵孟禧话下。

    赵维也从担架上挣扎而起,心说,我怕我这个?老子就算折了一条手臂,照样还能虐我!

    沙包大的拳头,蹦高高的往赵孟禧脸上招呼,两拳就成了一对乌眼儿青。

    赵孟禧直到此时才如梦初醒,他根本就不是赵维的对手。

    妈呀一声,调头就跑,也是极品了。

    赵维哪肯放过?

    一步蹿上去,右手抓着赵孟禧的脖领子就不放,随后顶膝猛踹,打得赵孟禧只剩哀嚎求饶。

    撕扯之间,胸襟大开,掖在腰间的一摞纸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赵孟禧见此,不管不顾地趴在地上开始往怀里划拉,生怕被人抢了去。

    这边赵维还好奇,什么特么东西?

    结果宁神一看,嚓!!这货阔气啊!

    他黑了阿难答两百亩田契就沾沾自喜,可赵孟禧这儿,起码得有好几十个两百亩,农奴就更没法算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两方人马早就被闻讯而来的城卫兵卒拉开。

    赵维没急着上担架,和王胜走到一处,“他特么这是要给阿合马家送礼的?不然带这么多江浙之地的田契、身契做甚?”

    王胜则道:“昨日刺杀,有可能是赵孟禧所为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赵维瞪眼,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王胜:“他身边的那两个汉子,身手不错。而且,我敢确定,路数与昨日那伙人一样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赵维沉默了。

    这事太过匪夷所思,让他一时有些理不清头绪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出门没看黄历,接连遇到安西王和赵孟禧,让赵维耽搁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本打算赶在上朝的时候去闹一闹,结果等他到大宁宫前,早朝都散了。

    让大监通禀,宁国侯求见。结果忽必烈一听是他,脑袋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告诉阿丹,给朕去打他二十大板。

    阿丹:“来的路上,宁国侯和恩阳侯又打了一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忽必烈疯了,还让不让人消停?

    “那就把恩阳侯也拉过来一块儿打!”

    于是,大都百姓早间看了一场街头乱斗,中午又能看见两个侯爷趴在大宁宫前吃板子。

    嗯,两个活宝,一边挨揍,还一边对骂呢!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!我等着,爷早晚弄死我!”

    “兔爷娘们儿货!看咱俩谁先死!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,赵维正乖乖在房里让黛西娅给屁股擦药,王胜则是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黛西娅很识趣的,收拾起医箱,把空间留给二人。

    “查清楚了,那批财物,正是送给阿合马的。”

    得到肯定的消息,赵维反而有点拿不准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查清楚了?会不会出错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王胜笃定,“这事儿一点也不难查。”

    “那批田契和农奴都是江浙的,阿合马又是刚从江浙回来,咱料定他不敢把这批东西在手里多留,以免被人知晓,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到底是赵孟禧送的,还是阿合马在江浙时贪的?”

    “所以,肯定要出手,换成稳妥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在大都奴市蹲了一天,果然有人在奴市出手那批地和奴,正是阿合马府上的掌权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赵维一拍大腿,“留梦炎玩完了!”

    赵维大乐,“这事儿就算和留梦炎没关系,也得扯上关系!”

    “翰林承旨勾结当朝权相,送的还是江浙的田产、农奴,我觉得忽必烈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只要留梦炎这个祸害一除,哪怕是让他滚蛋,文相公的事也算成功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王胜恍然,开始懂了。

    哈哈大笑,“这么说来,赵孟禧这浑人又送了咱们一件大礼!”

    说完,与赵维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赵维心跳都漏了一拍,惊道:“我...我为什么要说又呢?”

    王胜也回过魂来,“是啊,我为什么要说又呢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,